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金融

第1189章黑衣人的诚意

2019年07月27日 栏目:金融

虞家豪回头看着地上那个挣扎越来越弱的虞默,于心不忍,然后点了点头,朝审讯室喊道:“请凌石帮一帮虞默,今天是虞默做错了,请原谅。”能屈能伸,才

虞家豪回头看着地上那个挣扎越来越弱的虞默,于心不忍,然后点了点头,朝审讯室喊道:“请凌石帮一帮虞默,今天是虞默做错了,请原谅。”能屈能伸,才是大丈夫。这虞家豪为了救儿子,他就把眼前对付凌家的机会给放弃了。所谓虎毒不食子,这虞默怎么也是他虞家豪的儿子。可是他虞家豪喊完,那审讯室似乎一点动静都没有。按理说,这虞家豪已经开口认输了,他凌石也该给个面子,出来帮他把虞默救回来吧?难道他就那么狠心看着虞默死去吗?“请凌少出来,救一救虞默,我虞家必有重谢。”虞家豪这一次提高声音继续喊道。静,寂静。院子里,没有人敢喘一口大气,谁都看到虞家豪的脸上越来越黑,这里面的凌石是在挑战虞家豪的耐心呀!就在虞家豪的耐心已经达到极限,怒气冲天的时候。那扇铁门发出“吱呀,咣当”的声音,然后从里面走出一个年轻人,不用看,他就是凌家少爷凌石。只见他意气风发,丝毫看不出被关押的颓废和沮丧,相反地上的虞默的脸如纸一样苍白。“凌少,只要你救回虞默,我答应不再去为‘凌酒’而找凌家麻烦。”虞家豪见凌石出来,心口稍稍松了一口气。不找麻烦?凌石嘴角微微上扬,他是怕麻烦的人吗?不紧不慢地问道:“不找麻烦就行了吗?”“呃!”虞家豪一愣,仔细回想一下,发现自己的承诺似乎对凌石并没有什么可以得到明确的实惠。于是他又接着说道,“这里是一百万,希望凌少救虞默。”说着,他便从上衣口袋里掏出支票,沙沙沙地写了起来。写完后,递到凌石跟前,还朝凌石点了点头。凌石连看都不看一眼,伸手扯了过来塞在口袋,嘴里却无耻地说道:“一百万就像救虞默,好像你儿子的命也太不值钱了吧?”周围的人都看呆了,这人可真不傻,收下一百万,不仅没有干活,还继续讨要,好不要脸。可是那虞家豪还是乖乖地再给他写了一张,这一次直接后面多加了一个零,整整一千万。“这下总可以了吧?”虞家豪有些肉痛地将一张写着一千万的支票甩给凌石。凌石伸手接过,很随意地塞进口袋,还是不紧不慢地说道:“我可以救虞默,不过……”“钱都给了,还答应不找凌家麻烦,你还想干嘛?”虞家豪胸口一口闷气憋的难受,眼睛狠狠地瞪着凌石。他越是这样,凌石越是动作放慢,让他着急去好了。至于躺在地上的虞默再受点罪,反正痛的不是自己,担心的也不是自己。“我想知道这是什么药粉?”黑衣人突然问道,“只要你回答我这个问题,让虞家豪再给你一千万。”啥?虞家豪愣在原地,这刚刚给了一千一百万了,还要给一千万吗?这是什么问题?这么值钱?比他儿子的命还值钱?不过就是有一千个不情愿,他也不敢违背黑衣人的意愿。可以说现在虞家得到的这些都和黑衣人分不开,他虞家还想称霸整个京城呢!所以这一千万就是再心疼也得给。嘶拉!虞家豪又撕下一张支票丢给凌石。凌石也不拒绝,来者不拒,照收不误。他没有先回答黑衣人,而是继续对虞家豪说道:“我还有一个要求就是你们虞家和这个黑衣人断了所有关系。”“什么?”“岂有此理!”虞家豪这回有些紧张了,他不停地看了看地上的虞默,还有那边黑着脸的黑衣人。在他们之间选择,这确实是一个痛苦的抉择。“不可能,凌石,今天不不救也得救,钱都给你了,你还想耍赖不成?你为凌家想一想,别到什么都得不到。”虞家豪威胁着凌石。这是虞家豪听到不可理喻的要求,别的或许都能答应,可是这一条,他就算答应了,黑衣人能答应吗?说不好会给虞家带来灾难,他才不会那么傻呢!现在好了,把黑衣守卫人拉扯进来,那么他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现在黑衣人比他还愤怒吧?只是虞家豪算盘打错了,他儿子虞默随时有生命危险,多还有两小时不到。可目前那黑衣人,除了脸色不好看,好像并没有其他举动。“咳咳……”凌石咳嗽两声,提醒着发呆的虞家豪。“这……这。”虞家豪眼睛时不时看向黑衣人,希望从他哪里得到支持。这虞家豪越是这样,黑衣人越是失望。真不知道当初为什么会选上虞家,随便选上哪一家,估计早就成了。这么犹豫不决,这么优柔寡断,这让他还怎么和虞家继续下去呀!可惜事以如此,他也无奈。要是他再不出手,估计那地上的虞默就两腿一瞪,一命呜呼了。那样的话,在虞家投入这么多精力和时间,也会因为这件事而化为乌有,在时间紧迫的情况下,他已经没有重新选择的机会了。也就是说现在不可能换家族了,他只能和虞家合作下去,当然这不能让虞家知道。“你可以提其他要求,我保证满足。”黑衣人终于开口道。黑衣人说话了,让虞家豪终于喘了一口气。真的难以想象,要是黑衣人这个时候不表态,他虞家豪会怎么做。一边是儿子的性命,一边是家族的未来,这两者真的很难取舍。不过现在好了,黑衣人主动站出来,足以证明黑衣人的诚意。然后蹲下身来,观察着虞默的情况。“可以,不过这个要求我先存着,等那天需要了,我再提也不迟。”凌石手臂一挥,将虞家豪推到一旁,然后他蹲下来,在虞默身上来回一阵乱点。反正在众人的眼里,那真的是在乱点,好无章法,也不知道在点什么。可是奇怪的是,在他一阵乱点之后,那虞默竟然咳嗽了两声,然后缓缓地坐了起来。而且脸上的那些红色泡泡样的包以肉眼的速度在缓缓瘪下去。“哇!”“嗯!?”黑衣人没有想到凌石的点穴功力会这么强。就刚才的那手法,他前所未闻过。

淮安好的治疗癫痫专科医院
宁波的癫痫病医院
乌兰察布治疗癫痫病哪个
中卫癫痫病的专科研究院
深圳一般妇科检查的项目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