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养生

天降钻石妻男神的专属宝贝

2019年07月27日 栏目:养生

三年以后。这一天,是利泽集团重要的一次年庆。公司邮箱里,纷纷塞满了从世界各国分公司股东高管处发来的贺电,各领头人也在M国总公司召开首脑聚会

三年以后。这一天,是利泽集团重要的一次年庆。公司邮箱里,纷纷塞满了从世界各国分公司股东高管处发来的贺电,各领头人也在M国总公司召开首脑聚会,包括利泽旗下纪氏珠宝公司的带头人——白洛柒。三年了,转眼三年。原来的纪氏集团,真的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利子铭当初作为纪氏的合伙人,进入了纪氏集团,又暗中收买人心,,连白家的长子白洛柒,也成了他的。白洛柒和利子铭联手实际是在更早以前。当纪瑶出车祸后,利子铭终于控制了白洛柒的病情,并让他得以慢慢康复。白洛柒心中感激,也愿意和他一起帮助纪瑶夺回家业。可这重要的是,要联手,就势必要对付自己身边亲的人,也就是自己的父亲——白语珩。白语珩,向来一直扮演着老好人的角色,他慈祥,和蔼,不像古锐钱一般,行为犀利果断。但是,也因为有这样的外衣,所以,让他的计划得以顺利进行。白洛柒告诉利子铭,纪氏夫妻,之所以出事,实际上,是自己的父亲一手策划,古锐钱,不过是他用来挡灾的替罪羊而已。当时,所有的舆论都攻击古锐钱,却没有证据让他真正坐牢。而纪澄,这个纪家的男丁,却又有着一个不可告人的身世。这个身世,就连纪瑶都不知道。“当年,纪伯父是把自己兄长的儿子带回领养的,那是他兄长在外面和别的女人生的私生子,所以,带回来的时候,纪澄很小。小到他自己都没有印象。直到某一年,他无意中听到纪伯父和纪伯母的对话,才真正醒悟过来。他不是纪威廉的亲生骨肉,所以,他一直没有被纪伯父当做继承人培养。”白洛柒如是说。“所以,他才策划了这些,和你父亲联手?”利子铭也没有想到事情会是这样。“是的,纪伯父把纪澄抱回来,我父亲是知道的。而我父亲对纪伯父恨之入骨,也是因为纪伯母,她是我父亲爱过的女人。在上大学的时候,他们曾经也是一对恋人。可是,因为纪伯母身份地位和我父亲不配,白家的人就让我父亲娶了我的母亲。纪伯母那时候非常难过,就找纪伯父哭诉。”“也就是说,其实纪瑶的母亲,是她父亲和你父亲同时爱过的女人?”“是的。纪伯父不顾家人反对,毅然娶了纪伯母。但是婚后,纪伯母一直无出。他们一直是纸上夫妻。后来,我父亲在某天喝多了酒,对纪伯母做了龌龊的事,事后,纪伯母怀孕了,那个女孩,就是纪瑶。”“那后来呢?”“纪伯父知道这件事后,虽然很难过,但也没有让纪伯母打掉孩子。只是他太难过,结果也犯了个错,喝酒多了,把家里的一个女佣人当做纪伯母给上了,那个女佣就怀了纪家的骨肉,也是个女孩。纪伯父把这个女佣送出去,没想到和纪伯母同一天生产。于是,他就想了个主意,威胁我父亲,让他收养那个女孩,跟着我父亲姓白。我父亲当时自然是不答应,可纪伯父以上法院告他侵犯纪伯母的身体而触犯法律为要挟的手段,终于逼得我父亲同意。于是,女佣生下的女孩就姓白,叫白咏恩。而我父亲的亲生骨肉,就姓纪。父亲其实很痛恨这个姓纪的孩子,因为有她,才使得他受了胁迫。”“所以在长大后,他就对她起了杀意?”“可以这么说。我偷听到他和纪澄在商量,怎么把纪瑶解决的事。于是我心慌,被他们发现了。我父亲爱我,自然不让纪澄对我做出什么事来,于是就制造了车祸,趁机让我假装失去记忆,让纪澄以为我是因为失去纪瑶而过于伤心造成的心因性失忆,还故意和古家的女儿订婚。然而,我们却忽略了一点,原来纪澄早就对纪瑶起了心思,于是就在暗中通知了白咏恩,让白咏恩做了纪瑶的替身。在车子开到加油站后,有人让白咏恩偷偷上车,而纪瑶当时是不知道的,在我给她拨电话后她走了下来。”“那后来,纪澄曾经在M国为了抓纪瑶不惜用火攻,如果他真的爱她,怎么可能那么做呢?”“那是我父亲做的,当时因为这件事,我父亲和纪澄两人起了矛盾。”这样,很多事情也渐渐明朗了。一直以来对付纪瑶的人,是白语珩,不是纪澄,更不是古锐钱。“我不想让纪瑶知道这些,所以一直没告诉她。我希望,你也帮我保守这个秘密,这样,她才能过得更快乐。”利子铭自然是同意了,所以,他一直不想让纪瑶恢复记忆。想起那些不幸。谁说记忆不完整就一定是悲剧?忘记该忘的,才是幸福。白洛柒那天和他说完这些就默默走了,和来的时候一样,总是独自一人。白色的衬衫衣角被风吹起,笔挺的牛仔裤衬得他的双腿更是修长。他似乎总喜欢穿得这么随意,但此刻,也多了一份淡淡的忧伤……利子铭知道,他是真心爱着纪瑶,爱着,这个和他有血缘关系,同父异母的妹妹。可是,这份爱,却是不能获得幸福的。再后来的事,就是利子铭和白洛柒联手制服了白语珩,将他送入大牢。而古锐钱在听闻了整个事件的经过后,也拱手将公司所有的股份让给白洛柒,自己退休逍遥去了。纪澄也因此受到了惩罚,在潜逃的过程中,出了车祸,车毁人亡。这已经是一年前的事了,如今,是值得庆祝的一天。因为利泽今年又创了一笔新高。只是,人潮拥挤,来恭贺的事业伙伴络绎不绝,宴席一直持续得很晚。然利子铭却早早离席,回到利家,在别院小屋里的钢琴前,一首一首的弹奏当初纪瑶喜欢弹的《瓦妮莎的微笑》。三年了,她真的一直没有回来。只有锦荣会不时在MSM里告诉他在墨尔本发生的云云种种。他知道他的儿子获得了墨尔本艺术学校低年级班神童的称号,也知道他当之无愧的拥有了笔数额丰厚的奖学金,还知道他被学校免试跳级进入了高年级班。记得今年在锦荣生日的时候,他曾忍不住试探的问过她。是否愿意和他一起陪伴锦荣直到?如果她愿意,就带着锦荣回来看他。如果不愿意,她可以放开锦荣,以后,换他去墨尔本陪着孩子。这天夜里,微风轻抚,淡淡的广玉兰香从窗外飘来,让他不住抬眼朝远处望去。月色下,似乎看见一抹晶莹白裙,窈窕的身影朝窗下缓缓走来,犹如从树中跃落的玉兰仙子,让人看了不忍别开视线。是她吗?他蓦地停下手中的动作,琴音静止。再眨眼,只见那熟悉又妩媚的微笑,还有身边跳跃的小小身影。两个人大手拉着小手,从皎洁的月光下走出……真的是她,利子铭站起,嘴角幸福的扬起一个迷人的弧度。然后快速转身奔出房门,朝那双身影直直奔去……***作者的话:这篇文到这里就完结了,是挺短的,大家觉得还行就投个票吧!

保定牛皮癣专科
黄石治牛皮癣哪家医院好
秦皇岛哪家治疗牛皮癣研究院好
襄樊专治癫痫的医院
阳泉到哪治疗牛皮癣比较好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