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养生

从男人的角度看女人从交互设计的角度看iO

2019年05月14日 栏目:养生

1 : 从交互设计的角度, 看iOS11的5点不足提早下载了开发者版本的iOS11体验了大半个月,除很耗电、很烫之外,道长打算从交互设计

1 : 从交互设计的角度, 看iOS11的5点不足

提早下载了开发者版本的iOS11体验了大半个月,除很耗电、很烫之外,道长打算从交互设计的角度去浅析1下个人对iOS11部分交互和可改进的地方,为了不篇幅太长,所以只挑几点出来讲。

1、WP风格的标题栏及导航条功能

熟习WinPhone(以下简称wp)交互风格的同学都知道,这类设计方式是wp1直推许的,wp的风格就是标题左对齐并很大,不过它的UI界面操作是在底部浮动着,这个主要是跟硬件特性带来的操作习惯有关,另外本身wp自动的物理操作按键是在底部,所以iOS11这次这个改变道长个人觉得还是斟酌没那末周全。

1、普通导航条

iOS11的页面操作功能还是在导航条上面,用户往上滑动页面时,大标题会隐藏、导航条的中间会把标题依照iOS7以后的显示方式显示居中,首先动画过度上来讲还是蛮奇怪的,其次是会显得大标题过剩,破坏UI整体性。可以改以下图:

改进:上滑时大标题导航条在左边变小,返回按钮依然在,另23级后页面如果没有左右滑动切换页面造成冲突的情况下,统1斟酌采取左滑返回上1级页面。

2、不统1的大标题+tab标签导航条

比如导航条里面有分tab标签的情况,iOS11就是不统1的,我们首先抛开说是tab导航条是包括于或不包括于大标题导航条的场景,更何况在近通话和我的消息这两个场景里面,tab标签是大标题的分类,而iOS11却不统1。

改进:tab标签在大标题导航的下面,向上转动时大标题变小,tab吸顶。

3、导航条功能的不统1

看两个界面里导航条的功能,个人收藏这1帧里的“添加”功能在左侧,“”功能在右侧,而短信的却反过来,添加在右侧,在左边,一样是1级页面,承载相同能力的功能入口却放置在相反的位置,我推敲了不同的场景或可能性,但还是觉得很奇怪。

改进:统1“添加”在右边,“”在左边。

2、Appstore里面不能统1的“返回”

Appstore的改变很大,业务上改多,但在交互上,不能不提的是第1帧“今天”的APP详情页面,如上图1,想要返回到1级页面有两个操作方法,第1个是点击右上角的关闭按钮,第2个操作方法是长按界面向下拉1定距离后松开,则回到上1级页面。

而在App这1帧点击到某个APP的详情页面后,返回上1级页面的两个操作方法分别是点击导航条左侧的“返回”按钮或长按页面向左滑动1定的距离。

改进:统1点导航左上角的“返回”按钮和长按向左滑动1定距离后返回上1级,下拉1定距离放开返回这个方案看起来不错,但很多页面都是需要下拉刷新的,而在物理动作上面,这两个会造成冲突,所以舍弃掉长按下拉1定距离放开返回上1级的操作。

3、3D touch真的那末好吗?

改动的这个地方,全都支持3D touch特性,用力长按后弹出更多的操作界面,首先不讲这个界面看起来有多乱,苹果可能也斟酌到不支持3D touch的机型怎样处理,所以就在调剂屏幕亮度和调剂音量的两个操作上面兼容了轻轻长按也能上下滑动来调剂,而用力长按(3D touch)是跳转到1个新的界面去,在这个页面用户有事轻轻的长按来调剂亮度或音量大小。

讲真3D touch好费力啊。

那末像“长按”这么省力的交互手势真的比3D touch差吗?我和身旁的小火伴争辩加“仿佛达成共鸣”后觉得,长按和3D touch唯1能解决的问题是——在桌面上长按图标会触发的结果是icon上有删除按钮,而用力长按能出快捷方式,所以我个人感觉这个3D touch真心没那末好。我们看1个长按的例子:

2 : 人生的角度

我站在街头,看

姹紫嫣红

挺拔的层楼,压抑

偶尔也纠结难受

我站在爱情的港口

看,红颜离去的江流( 文章浏览: )

那条条的小船横渡

如千千结的情

离去总是匆匆

悄悄是离别的泪流

我把这股思念

洒在江口

不求你的回头

但求你幸福

我站在现实的高峰

看,世间的沧桑情愁

我只不过是你

现实服务的奴仆

追逐,追逐,再追逐

投入,投入,再投入

去寻求1定的社会高度

去投入百分百的汗水

不在这场战争中成功

就在这场战争中被俘

我站在夜的怀抱中

看,月色迷人照旧

这久背的慰劳

也对那些在黑暗中追逐的朋友

1点心灵的抚慰

夜还很漫长

还不能安然的入睡享受

不在安然中爆发

就在安然中死去

我站在死亡的路口

看,之前征程的岁月

总有点泪水滑落

这不经意的岁月荏苒

生也走到了尽头

这轻轻地离去,知道

不在死亡中挣扎

那是1种境地

死既是生,生既是死

1个事物的灭亡

就有新的事物诞生

我们只不过是

乾坤轮转当中

交替的产物罢了!

3 : 从公共政策的角度看广州BRT 12

从公共政策的角度看广州BRT

BRT是快速公交系统(Bus Rapid Transit)的简称,通常也被人们称为“地面上的地铁系统”。自1974年巴西库里蒂巴市建成第1条快速公交线以来,在世界范围内,各种类型的快速公交系统得到广泛的利用。广州根据《关于优先发展城市公共交通的汇报》与国务院办公厅转发建设部等部门《关于优先发展城市公共交通意见》的精神,也积极贯彻国家公交优先战略,建设快速公交系统(BRT)。2008年11月31日,广州BRT开工,2010年2月10日,广州BRT快速公交实验线正式开通,共有51条BRT公交线路。

根据广州市政府的官方说法,广州市首条中山东大学道快速公交实验线是经过4年多的研究论证和方案完善的,是通过较长时期的调查、设计, 专门聘请国内外专家进行各个指标的论证, 终究才通过了方案。在广州市政府构建和计划、设计BRT线路的时候,也不时地传出反对的声音,引发社会各界的强烈反响,诸如省市政协委员呼吁请缓建BRT,南都社论认为快速公交系统的完善需要批评的声音,乃至有人对是不是应当开建BRT表示质疑。总之,对快速公交系统的批评声音不绝于耳。但广州市政府深信这是广州市政府落实优先发展城市公共交通策略,提高交通资源利用效力,减缓交通拥堵困难的1个重要举措。[1]终究,全程总长22.9千米的广州快速公共交通系统在1片争议声中正式开通。

2010年2月3日,广州市市长张广宁带队检查了中山东大学道快速公交(BRT)实验线工程建设和调试情况,要求相干部门做好BRT的调试、综合演练和整改工作,查漏补阙,制定周到的应对措施,确保本月10日BRT顺利试运营。[2]2010年2月4日,广州中山东大学道快速公交进行全线综合演练,以对系统进行联调。参见演练的乘客认为,BRT相比传统公交,显得比较快捷有序,但仍有设计缺点。[3]中山东大学道BRT公交将于2月10日开通试运营,试运营时间暂定为10天,试运营期间向市民免费开放搭乘![4]在BRT开通履行前夕,广州市政府通过采取1系列措施,除测试政策本身的质量之外,还希望通过这些措施使BRT顺利开通,其意向在于得到市民的支持。在许多情况下,要使政策有效履行,就需要标的人口顺从政策,采取合作的态度,加以配合。因此,广州市政府在BRT政策实行与构建的进程中,通过舆论手段,与市民进行沟通,及时调剂政策方案的实行做法,并解决实行时所引发的问题,促使市民愿意采取顺从的行动及态度,正面接受和配合政策的推行。从2006年10月6日至2011年2月12日期间,《广州》对BRT的相干报导,共有152篇。在每一个不同的时间段,对BRT的报导都不尽相同,如从2009年开始对BRT建设进程的跟踪报导及相干素材的篇数明显增加,且报道的频率相对紧凑。而随着广州亚运的来临,以BRT 为关注焦点的报道逐渐减少,直至亚运结束后才回归至公众的视野。[5]在这报导的期间,虽然包括评论 1

与公众意见,但大多数都是正面报道,在BRT政策的实行阶段,基本上对BRT的运营状态进行公然化,对问题冷处理,对实行进程热报道。通过这些积极的报道,除使广州市民更加深入了解BRT的状态外,还促使市民正面接受和配合BRT政策的履行,以到达政策的目标。为了解决市民所反应的情况,市交通部门在探索BRT运营管理实践中总结出“4个匹配”的经验精华,即BRT线路设置与系统设计、客流需求相匹配,运力安排与客流量相匹配,车辆到站频率与站台运作能力相匹配,道路交叉口控制信号与车辆通行需求相匹配。而且BRT管理公司相干负责人表示:我们每天通过媒体、络等方式关注市民对BRT系统的诉求,不断改进BRT运营管理从而改进市民的出行条件。[6]在BRT政策履行期间,虽然政策本身的质量仍存在问题,但经过履行部门的努力改良,使政策能很好地切合实际需要履行下去,而且BRT政策实行人员本身也通过科学与精细的管理,提高BRT政策的实行效率。

政策评估乃是政策循环的重要1环。公共政策的评估通常依照效能、效率、充分、公正、回应性、适当性这6个标准。在效能与充分方面,广州BRT政策基本到达要求,如公交提速近1倍,通道内公交车运营时速平均超过23千米比开通前沿线公交车速提高84%。而且日均载客量也超过80万人次/天,同时社会车道一样畅通,BRT开通后中山东大学道沿线社会车辆的平均速度比开通条件速28%。通道换乘也变得4通8达,行经通道内的31条BRT公交线路覆盖了全市1/7公交站点,且多个站点与地铁线路接驳。而在效力方面,仅从技术性效力来说,广州快速公交耗资近13亿元,而且BRT开始运营期间,其系统存在较多设计缺点,例如设施不够人性化,高峰期运力不足等问题。建设本钱与代价都不低,还要通过1系列措施去完善这个系统,在这期间花的金钱与时间肯定很多,因此在效率方面,广州BRT政策的确欠妥。在公正方面,大力发展公共交通事业的确对广大市民来讲是1件乐事,毕竟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开小车,因此BRT的政策不但使普通市民出行更优惠,而且其服务也尽体现以人为本的原则。例如在BRT站台设置、安装喷雾风扇这1降温设施,在全国公交行业还是首创。根据暨南京大学学与传播学院舆情研究中心对广州市民给各项亚运工程打分的调查显示:广州市民对BRT工程的满意度位居第2,平均分为6.90分。与之前广州市民的怀疑态度相比,构成较大反差。在回应性方面,从这次调查中市民对该工程满意度的“回暖”表明,经过1年的运行,BRT工程也逐步取得了市民的理解和认可。值得庆贺的是广州BRT“喜获大奖”,在2011年1月24日,取得了可延续交通奖委员会颁发的“2011年可延续交通奖”,这是中国城市首次获得该项荣誉。因而可知广州BRT政策还是有其突出成绩的。通过政策评估,个人认为广州的快速公交系统基本上符合标准要求,但对某些细节等问题,一定会在往后运行的进程中渐渐出现与解决。开通1年多以来,虽然中山东大学道BRT系统已步入成熟期但其改进和完善的步伐从[8][7] 2

未停止。例如自2011年5月31日起,广州市交通部门新增30辆18米长的BRT公交车投入运营。这些被称为“巨无霸”的公交车有望将BRT系统线上运能提高30%,在1定程度上减缓高峰期乘车拥堵的问题。政府部门对BRT政策方案进行的适时调剂与完善,于广大受益者来讲一定是有益的。

任何1项政策,从其出台到落实,总会听到正反两面不同的声音需求。广州中山东大学道BRT运营开通以来走过的历程其实不平凡,所获得的成绩也来之不容易。其开通确切改良了长时间拥堵的天河路、中山东大学道的交通状态,给市民带来了实惠,不但使乘客节省了时间与金钱,而且其创新的运营模式,使得系统灵活性强、效率提高。但在另外一方面,广州市相干部门制定这1政策时,从1开始就未将社会民意的调查和参与当作重要的考量要素,而是从聘请专家论证,到机关内部商量,直到实行。这类方式不但不利于发挥广大人民大众的聪明才干,使他们的迫切需求得到落实,而且在1定程度上也会造成公共资源的浪费。因此,不管在公共政策的哪1阶段,都必须广泛听取民意,再通过实践对政策进行改进与完善,使公共政策真正做到“为人民服务”。

注释

[1]广州市中心.中山东大学道快速公交(简称BRT)实验线工程. ,⑵4

[2]中国广州政府门户. 张广宁检查BRT工程建设和调试情况. ,

[3]广东省政府门户. 广州BRT首次全线演练 800多名摹拟乘客参加演. ,

[4]搜狐. 广州BRT公交10日开通 市民免费乘坐10天. ,

[5]陈喆,陈丽园.公共政策如何通过报导构建合法性——以《广州》广州BRT项目报导策略为例.暨南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1,152(3)

[6] [7]广州BRT. 广州,⑴1(A8)

[8] 单双号限行得分第1 BRT工程认可度提高.南方,2010⑴0⑴2(A2)

参考文献

陈喆,陈丽园.公共政策如何通过报导构建合法性——以《广州》广州BRT项目报导策略为例.暨南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1,152(3)

谭云龙.广州市快速公交(BRT)实验线的经验总结.广州市交通运输研究所,2010

陈元朵,黄思博,郑淑鉴等. 广州中山东大学道快速公交(BRT)实验线交通仿真分析研究报告[R],2009 3

4 : 从“诺奖女婿”看国人的攀附意识

从“诺奖女婿”看国人的攀附意识

王志伟

这两天,众多友被1块写着“热烈庆祝我校女婿埃里克•白兹格荣获2014年诺贝尔化学奖”的电子屏亮瞎了。这1标语版权属于安徽蚌埠1中,原来,该校校友吉娜是新晋诺贝尔化学奖得主夫人。(2014年6月16日 京华时报)

据校方表示,这是为了鼓励在校学生向校友看齐,“我们在对学生做思想品德教育或教育宣扬时,学生看到这个标语,知道诺奖得主和他夫人,这样可能联系得更快更直接。”

也许校方1听校友吉娜的丈夫成了诺奖得主,自然是难掩兴奋,不自觉生出冲天自豪感来也在情理当中。但作为文化窗口的学校,如此急切公然的“攀洋亲戚,借诺奖光”,委实让人觉得匪夷所思,不伦不类。这是要让莘莘学子从中学到甚么呢?正如该校有学生自嘲道:“诺奖女婿”与学校有甚么关系?是要教育学校女生嫁个好丈夫,为母校争光吗?

中国人有诺奖情结不假,但拿诺奖要靠国人的真才实学,借“诺奖洋女婿”之名来抬高自己,不过徒增点奴性色采罢了。鲁迅先生在《花边文学•中秋2愿》中早有讽刺:“这不折1兵,不费1矢,单靠生殖机关便革了命,真是绝顶便宜。 中国人是尊家族,尚血统的,但1面又喜欢和不相干的人们去攀亲,我真不知道是甚么意思。”攀亲结贵,说穿了还是封建意识在作怪,如果不是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那就是失去了自信力。攀亲结贵也是我们祖上的1种传统嗜好。祖上曾阔过,固然值得自豪;亲戚正在阔着,恰好有个正阔着的洋亲戚,那更是自豪的不得了,也甭管人家认不认这个人,领不领这个情。( 文章浏览: )

2008年,美国科学家钱永健取得了诺贝尔化学奖,因此,许多媒体的标题皆为“钱学森堂侄摘得化学诺奖”。但没想到,这个钱永键竟然“6亲不认”,他说“我不是中国科学家”,“和钱学森连面也不曾见过,知道他是位科学家”。这类热脸搭上冷屁股的教训还不够深入吗?

想起1个使人喷饭的笑话,清朝时候,北京某胡同有个人叫王婆,好务虚名,又无阔亲阔祖为荣,她做了口棺材,要1位道士给题个好名称放在棺材前面。道士苦思冥想,题上了这样1个名目:“翰林院侍讲大学士国子监祭酒隔壁之隔壁王婆之柩”。可笑之余,其实也能够引发我们1些思考,在我们的潜意识里是不是也有“攀亲借光”这样的文化因子,它会不会在某个特定的时候跳出来,左右我们的行动。

当年辜鸿铭在北京大学任教,他梳着辫子走进课堂,学生们对他的辫子觉得奇异,都在发笑。辜鸿铭平静地说,“你们笑我,不过是由于我的辫子。我的辫子是有形的,可以剪掉,但是诸位同学脑袋里的辫子,就不那么好剪了。” “脑袋里的辫子”, 即人们脑袋里残余的封建思想因子,不但仍然存在,而且会常常显现。即使1百年后的本日,你也不能不承认这句睿智的话,仍然有很强的现实意义。

从“诺奖侄儿”到“诺奖女婿”,再到这些年各地频发的“名人故里之争”,表面看是想借名流来提高自己的知名度,实则是某些国人脑袋里根深蒂固的封建攀附意识阴魂不散。

治疗痛经的简单方法
怎么样治疗月经不调
月经过多贫血吃什么好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